Skip to content

真实的马正在成为《赛马娘》玩家的新宠

最近,一张30年前的原本价值520日元的马券,以28000日元(约1670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售出。

这张马券压的是一匹名为“米浴”的赛马。如果你看了《赛马娘》第二季动画,那么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米浴在动画中以乖巧的形象出现,而在现实生活中,它的原型曾经被冠以“黑色刺客”的名号,创造了让赛马迷们津津乐道的一段传说。

30年间接近54倍的价格涨幅,虽然离一张顶一套房的宝可梦卡牌还有不少差距,但也是相当有说服力了:

火到什么程度呢?上线多亿日元,而开发商Cygames去年Q4所有游戏的总流水才390亿日元。

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发展的赛马,除了地方上的赛马事业外,由国家经营管理的中央竞马会所举办的比赛拥有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奖金, 仅是中央竞马会的2020年度马彩及经营收入就达到了30207亿日元,举办赛马场数3456次,平均每天有9.5场,更别说地方上大大小小的赛事了。

不过,即使是在这样的日本,赛马也不是一个全民皆宜的文化。赛马文化的主要营收点在马彩(没错,是赌博),主要顾客仍然是中老年男性,“如何吸引更多女性和年轻人”则是赛马业界的研究课题。

游戏中收录了1980到2000年的许多现实世界中的名马,玩家的主要任务是想尽各种办法肝资源,从各个特性上提高马娘的能力,然后在比赛中让马娘放手一搏。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比赛是无法操控的,玩家只能在屏幕外静静观看自己的心血在跑道上拼力前进。

富有临场感的动画分镜和实时解说让整个过程十分刺激,而看着一直以来培养的少女们奋力拼搏,从所有不确定因素中向着胜利冲刺,这种感觉更是让人热血沸腾。

有人表示,“美少女们咬紧牙关睁大双目,能让人体会到无限的昂扬斗志”。这和其他运动项目的魅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同时,为了更有效地培养马娘,很多玩家不得不从零开始学习赛马的基础知识:场地分为草地、沙地,每匹马有短距、中距、长距等不同的擅长距离,跑法也分为逃、先行等等……基本上是上了一门入门课。

这样一来,再看到真实的赛马比赛时,也不单单只是“一群动物在绕圈子”,能举一反三地看出一点门道,了解到比赛的趣味之处了。

再加上大家都知道的,游戏中马娘的设定不少是严格参照现实中的原型马儿的;此外,像养成界面和UI的颜色这种细节,也会根据马娘进行变化。 这些用心之处,自然让玩家想要主动了解自己喜欢的马的故事。

那么在玩《赛马娘》的玩家里,又有多少人是赛马圈子爱好者呢?没有办法找到准确的数字,一个论坛里,有这样的两条留言:

这两天如果你打开日推,打算找几张同人太太们的新粮慰藉身心,那么十有八九会看到这样的角色:

长耳,长尾,元气的笑容,是可爱的赛马娘。一个二次元IP的人气程度,往往能从同人创作数量中看出来,黄金船、米浴等传奇马更是画师的新宠。

如果你在B站搜《赛马娘》,会发现除了攻略外,马儿们的现实原型有关的视频都有超高的人气。

不少玩家在弹幕里分享原型马的故事,为奇迹的胜利而欢呼,为波折的命运而叹惋。不少名马的传奇故事和可爱之处就这样流传了开来。

比如著名的米浴的故事,上文也说了,它的一张1993年天皇赏的单胜券时隔30年卖出高价,正是在这场比赛里米浴大爆冷门,而原本的大热门“目白麦昆”仅仅夺得2着(第二名)的名次,引起许多马民的不满。

但尽管如此,认为“自己的存在会给别人带来不幸、没有人会为我的胜利而开心”的米浴,也仍在坚强地努力。

除了大家都知道表情包和调皮的性格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黄金船”的原型马实力十分强大,性格却十分调皮突出,在它身上下注,往往得有颗经得起人生大起大跌的心脏。

在2012年的有马纪念赛上,黄金船起跑的时候落在倒数第二名,最后时刻来了个1穿15,可把马民吓得不轻;

2015年宝冢纪念赛,直接在出发栏表演原地高抬腿,121亿日元马券瞬间成废纸,不知道有多少人当夜排队上天台。

有关黄金船古怪捣蛋爱折腾的传说也有大一堆,然而这样的马儿,在看见年逾60岁的老搭档厩务员今浪隆利的时候,会听话地跑过来,展示出乖巧的一面。

这样的性格,自然虏获了一堆喜爱它的粉丝(顺带说一下,已经退役的黄金船如今正过着愉快的种马生活)。

动画女主角原型特别周的配种视频。再接着点,还会看到玩家们都在看黄金船啃栏杆、东海帝皇遛鸟……等等。

每个视频都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谁能想到呢,也有不少人萌生起了“想要去现场亲眼看看马儿们”的想法。

有人积极在推特上分享关于参观退役马匹时的基础注意事项,也有不少牧场推出了各种出游优惠套餐。

当然啦,最受欢迎的是在动画和游戏里出场过的那些马,不过遗憾的是,它们的不少——可以说绝大多数原型都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去世了。

这就是残酷而未引发关注的事实:除了因比赛中骨折而不得不实施的安乐死(无声铃鹿、米浴)外,不少赛马在退役后,并不能过上美满的老年生活。

极少数赛绩出众的马可以拥有作为种马的资格,其他不能再创造经济利益的马儿,将前往牧场、动物园或者马术俱乐部安家。

但日本现在每年有约5000匹马因为各种原因退役,这已经超出了现有设施可收容的数量上限,同时,马匹在退役后还大约能存活二三十年,伙食费、管理费、医疗费等对设施和马主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能因心脏问题或者衰老而亡已经算是幸运儿,大部分曾在赛道上展示身姿的马将悄无声息地迎接未知的命运,或是被“处分(杀死)”。

有人列出了表格,借机向玩家们科普赛马的退役时间、去世时间和原因,呼吁人们关注赛马的退役生涯。

《赛马娘》企划官方则宣布将动画收入的一部分捐给退休马匹支援组织,用以改善退役马的境遇。

同时,除了游戏里的抽卡之外,玩家们的氪金之力还体现在了对现实中马匹的支援上。

著名赛马春乌菈菈(创造了罕见的113连败,反而为它带来了人气),曾在退役后流连于日本的各大牧场,被马主放弃所有权。

因此,牧场管理员与粉丝们一起筹建了春乌菈菈协会,玩家们开始发力捐款。日本非营利团体“引退马协会”的工作人员表示,“《赛马娘》火了之后,协会收到的捐赠也大大增加了,我们会继续支援优秀素质、名将户仁、大树快车和春乌菈菈的退休生活。”

而东京都会赛马会社宣布其股价从今年年初到3月16日期间增长到了1.4倍。这是一家从事赛马周边产业的公司,自2月份以来受到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社长中西光笑呵呵地说,“我根本不了解《赛马娘》这款游戏,不过真的很感谢它。”

也有人表示,在现实世界里花钱可比在游戏里划算多了,毕竟手游里氪金或许只能换来无用的培养材料,而赛马甚至还有可能加倍返钱,这在残酷的抽卡世界里是多么令人感动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赛马毕竟是一项赌博运动,因为赌博而走向灭亡的例子比比皆是。

同时,即使是在娘化IP大国日本,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万物娘化。有的赛马圈子爱好者表示,“拟人化和女性化让我感到不舒服”。

但奋力奔跑的马儿本身是令人感动的。除了上面所说的同人、视频分享、知识科普、退役马捐款之外,年轻人自有一套喜爱马儿的方式,比如,最近如果你在Discord上点进名为“赛马娘”的频道,大概率会看到这样一幕:

好几个大屏幕上同时播放着赛马娘们奋力奔驰的画面,聊天频道里时不时有人就马娘们的身姿和赛况评说一二。

由于《赛马娘》游戏登录了DMM平台,玩家们可以在电脑的大屏幕上尽情欣赏马姿。于是大家开始把自己的屏幕分享出来,实时欣赏其他人的赛况并打call……

Tags

Comments

发表回复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post write a comment. We'll be happy to answer.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pos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