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女性在建筑界的处境——从普奖首次授予两位女性建筑师说起

2020年普利兹克奖授予了两位女性建筑师:来自爱尔兰的伊凡娜·法瑞尔(Yvonne Farrell)和雪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似乎标志着女性在建筑界正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但另一方面,男性仍然占据着这一职业的主导,在建筑系学生中,最终成为建筑师的女性屈指可数,而大量职业女性建筑师正在经历挣扎与奋斗。对此,首位获得普奖的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曾说道,“有时候,女性认为自己不得不揽下所有的活……但是要做的实在太多了。所以你必须尽早意识到,一个人不可能完成一切,你必须信赖他人来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景。”还有一些女性建筑师则认为,实现机会平等的关键在于重新思考成功在建筑中意味着什么,相较于摩天大楼那样的大型项目,“还有很多可以被重新发现的东西,建筑师的工作可以有更广泛的定义。

今年,建筑界最高荣誉普利兹克奖首次授予了两位女性建筑师:来自爱尔兰的伊凡娜·法瑞尔(Yvonne Farrell)和雪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而在今年早些时候,伦敦蛇形画廊宣布今年夏季展亭的委任建筑师,南非约翰内斯堡建筑事务所Counterspace的三位创始人苏麦雅·瓦利(Sumayya Vally)、莎拉·德·维利耶(Sarah de Villiers)以及阿米娜·卡斯卡(Amina Kaskar),这是夏季展亭历史上第一次由三位女性建筑师担纲设计。

另一方面,男性仍然在建筑界占据主导:在41年历史的普利兹克奖得主中,共诞生过48位建筑师,其中只有5位是女性。1991年的普利兹克奖曾引发争议:评委评价建筑师夫妇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 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共同完成的作品“扩展并重新定义了建筑在本世纪的界限”,然而,最终奖项仅授予文丘里一人。2013年,普利兹克奖委员会拒绝了关于丹尼斯·斯科特·布朗普奖追加的请愿,原因是“现在的评委无法对过去的评委所做出的决定进行修改”。而就在一年前的2012年,普利兹克奖授予中国建筑师王澍,却忽略了他和同为建筑师的妻子陆文宇的合作关系。

“每个我认识的女性建筑师都会说这样的话:“我不想被当成一个好的‘女性建筑师’,而是一个好建筑师。”2016年,耶鲁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黛博拉·伯克(Deborah Berke)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那些家喻户晓的建筑师名字——例如盖里(Gehry)、福斯特(Foster)、英格尔(Ingels)等等——经常接到设计摩天大楼、博物馆、高科技公司园区的委任项目,这些项目被认为是建筑生涯的顶峰。也有渴望设计摩天大楼的女建筑师,但是这只代表了建筑可能性的一种狭隘观点。在那些最终成为建筑师的少数建筑系女学生中,一些人可能会选择完全不同的道路。

实现更大的机会平等的关键在于重新思考成功在建筑中意味着什么。“还有很多可以被重新发现的东西,”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院院长艾迈尔·安德拉奥斯(Amale Andraos)说道,和许多女性同行一样,她离开了一家男性主导的大型建筑公司,随后和丈夫丹·伍德(Dan Wood)一起建立了自己的事务所,“这些领域包括住宅、保障性住房、花园、公共空间、建筑批评等等。对于成功的定义是多种多样的。”

莉兹·奥格布(Liz Ogbu)毕业于哈佛设计研究院,她显然同意安德拉奥斯的观点,通过为移民劳工设计庇护所,以及为加纳的低收入城市居民房屋提供安全、为生的环境等等,她指出了身为“建筑师”更广泛的定义。

根据美国建筑师协会在2016年发起的一项涵盖世界上六大洲的调查,女性和少数族裔建筑师、设计师的收入要低于他们的白人男性同行,并且不太可能获得领导职位。“建筑业可能是白人至上的父权制的一个缩影。身为黑人女性,我的存在与这个体系是截然对立的。因此,我在这个领域创造了自己的道路,即为那些通常被忽视的沉默的声音创造更好的环境。” 莉兹·奥格布说道。

说到女性建筑师,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还是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2004年,扎哈·哈迪德成为首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女性建筑师。在接受《卫报》的采访时,扎哈曾说道,身为一名伊朗女性,让她的建筑生涯“难上加难”,但最终,她经过风斗成功突破了障碍。“作为建筑界的女性,你需要自信。有时候,女性认为自己不得不揽下所有的活:工作、家务、照顾孩子。但是要做的实在太多了。所以你必须尽早意识到,一个人不可能完成一切,你必须信赖他人来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景。”

获得今年普利兹克奖的法瑞尔和麦克纳马拉也许能为如今从事建筑工作的女性带来信心,相信自己的努力会获得承认。法瑞尔将建筑师的职业视为“沉默的语言”,她们的作品和主张或许也代表了一些女性建筑师的声音。“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并不畏惧宏大项目或是在必要时做出一些重要的姿态,我们也不害怕后退一步,身居幕后,”麦克纳马拉在获奖后说道。

“建筑是人类生活的框架。它为我们提供栖身之所和归属感,并将我们连接到外部世界,这可能是其它空间塑造学科所无法做到的。”—— 谢莉·麦克纳马拉

“我们行业的核心在于发自内心地相信建筑至关重要,这是人类发明的一种文化空间现象。”—— 伊冯·法雷尔

伊冯·法雷尔(1951)与谢莉·麦克纳马拉(1952)两人都就读于爱尔兰都柏林大学(UCD)建筑学院。1976年毕业时,双双获得留校任教的难得机会,她们在UCD执教直至2006年,并于2015年被聘为客座教授。

1978年,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与其他三位同仁联合创立了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Grafton Architects),至今已经走过了42个年头。从90年代丰富的中小型项目实践,到21世纪初走出国门的一系列教育类建筑设计使她们为众人所知。

2017年的第39届普利兹克奖颁发了西班牙三位建筑师拉斐尔·阿兰达、卡莫·皮格姆、拉蒙·比拉尔塔。

卡莫·皮格姆,1962年生于西班牙东北部赫罗纳省奥洛特小镇,从小就对制造东西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渴望。1987年她毕业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巴莱建筑学院。1988年,卡莫·皮格姆与大学同学拉斐尔·阿兰达和后来成为她丈夫的拉蒙·比拉尔塔,在三人的家乡奥洛同创立了RCR建筑事务所。

供私人酿酒品酒的葡萄酒窖坐落于葡萄园与树林之间,采用将建筑部分嵌入地下的设计手法,从而形成一个景观和建筑的融合体。倾斜的回收钢板区隔出步道长廊,钢板之间留有狭缝,可将自然光线引入。

酒庄独特的外观得益于其几何造型和材料的选取-回收再利用的钢材与天然石材-仿佛要将人们拥入怀中,将他们带到一个世外桃源,体验一段非比寻常的美 好时光。

苏拉吉博物馆坐落于南法小镇罗德兹,这里收藏着抽象艺术家皮埃尔·苏拉吉的各种作品,建筑与当地设计团队Passelac et Roques建筑事务所合作完成,由一系列立方体组成。使用Cor-Ten耐候钢这一种材料,将建筑与景 观紧密融合,随着时间推移缓慢变化。 “博物馆和景观相互反馈彼此影响,如同画家与他的作品,展现 出千丝万缕的联系,无法剥离,因为属于这个新创世界的一切都是与生俱来的。”

“有与无的暧昧,材料与空间的浮动,向来吸引我们。我认为我们所有设计的根源,不光只是想为规划案提出更好地解决之道,或构想一流的空间结构,而是超越这些期望,最后创造出我们自己的创意原则。或许我们在创造一栋建筑物时,也同时试着创造出建筑物的原则。

2010年的第32届普利兹克奖颁发给你日本两位建筑师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这二位建筑师同为日本SANAA建筑事务所。

1956年,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 出生于日本茨城县,1981年毕业于日本女子大学的大学院,获硕士学位,并进入伊东丰雄的建筑事务所。1988年随着作品千叶县胜浦的周末住宅“栈桥 I”的建成,妹岛逐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1995年,她与西泽立卫创立了自己的事务所——SANAA。事务所中除她以外的三名所员中,有两位是女性。2004年,两人以金泽21世纪美术馆赢得了当年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金狮奖。SANAA事务所的作品多带有重要的“穿透性”风格。大量的运用玻璃外墙等材质,让建筑感觉轻而且飘浮。

以展出当代艺术作品为主的日本金泽21世纪美术馆,该馆的图腾标志即展现了这座美术馆的平面空间特质。这座建筑以圆形量体来塑造对周边城市环境的开放型态,传达了他们对于建筑介入城市的软性手法,其空间通透、和缓轻盈的建筑语汇,一反多数传统美术馆空间厚实、封闭的性格,让多数参访者印象深刻。

外观上都是对于墙体扭曲后的围合,然而如此外观上刻意扭曲的体量逻辑在内部里毫无承接,单纯而质朴的楼板直切分割成为了建筑表达的空缺,让体验者几乎所有感受都仅仅停留在了外表皮。建筑便是一个外部与内部分裂,如同仅存表皮的雕塑般,只从外部产生表象的巨大游离符号。她以空间构成趣味为设计中心,以最直接的方式表达想法,从而创造出因物而异、因时而异的建筑。

曾今有一位黎巴嫩电视台的记者在采访哈迪德时曾问:“你是一个幸运儿,对吗?”哈迪德严肃地回答说:“不!我花了数倍于他人的力气!我没有一天放过自己!”

扎哈 · 哈迪德(Zaha Hadid),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1950年出生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个富裕家庭,她的父母相信教育能使人独立,在女儿身上投入了很多的期待。18岁,她在黎巴嫩就读过数学系,1972年随家人移民英国后,进入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AA学习建筑学,而他的导师就是正是荷兰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2000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哈迪德的火爆脾气在当时就很有出名,但那正是导师和同学喜欢她的原因。

1977年从AA毕业,获得建筑联盟学院本科学位。毕业后加入大都会事务所(OMA),在那里做了两年的学生和六个月的合伙人,之后创立个人工作室,并大量参与国际竞赛。之前她的很多作品都只能安静地躺在图纸上,无法付诸实施,直到1993年,哈迪德才推出成名作——德国莱茵河畔魏尔镇消防站。由于其充满幻想主义的造型而名噪一时。

2016年3月31日,扎哈·哈迪德因心脏疾病而去世,享年66岁。对于扎哈的离世,当代著名华裔艺术家方振宁这样评论“当世界建筑界再也听不到扎哈的声音的时候,莫名的寂寞才会降临”。

1994年,扎哈的设计获得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竞图方案的一等奖。但是,来自地方的反对,最终扼杀了方案。他们不愿让一个口音浓重、深色皮肤的女移民来主持重要文化建筑的建设。这次挫败曾给她很大打击,在伦敦生活了二十年,她却未有一件作品在英国问世。

由扎哈·哈迪德与ADP Ingeniérie (ADPI)联合设计的北京新机场T1航站楼位于北京大兴区。该航站楼最初能每年接待4500万名乘客,具有适应性强、可持续、多配置操作的特点。

望京SOHO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与阜安西路交叉路口,占地面积115,392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521,265平方米,望京SOHO办公面积总计为364,169平方米,项目由3栋集办公和商业一体的高层建筑和三栋低层独栋商业楼组成,最高一栋高度达200米。2014年建成后,望京SOHO成为“首都第一印象建筑”。

Tags

Comments

发表回复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post write a comment. We'll be happy to answer.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posts

Scroll to top